雅與俗

馬吉:古代許多詞家同時也是音樂家,像姜白石就寫了好些「自度曲」,並記下曲譜,流傳至今。那些自度曲今人也有翻唱的,我曾經聽過,真的,真的,咳,很難聽,呵呵。

曾堯:我的經驗是,有難聽,也有非常好聽的。單秀榮唱杏花天影百聽不厭。

http://jtblog.joetsang.net/2010/05/blog-post_21.html

Wong Chi Wah:估計是譯譜的譯得不對吧!雖然譯譜的是專家,但他也是靠估而已。

陸離:古兆申和我六十年代練唱過幾首,好聽的。

吳萱人:呵呵呵,慶珍大姊,「揚州慢」是小友手寫製版刊在《盤古》的!

杜家祁:我在大學時,老師很積極找宋詞古曲譜,找了人來唱,我聽完後也覺得不好聽。音樂好聽與否,可能還是習慣問題,像上面曾堯先生的連結,對不起,我真不覺得悅耳。

馬吉:哈哈,杜小姐,那首杏花天影,我就覺得不及韋然和黃志華的好聽,也許真是譯譜問題吧。

杜家祁http://www.ettoday.net/news/20131126/300340.htm……,證實了我的看法。巴哈的音樂,有不少人覺得聽的時候到了天堂,但也有人「逃走」。宋人覺得好聽的,我們現在覺得難聽也不足為奇。即使不說時代差異,同代也未必相同,我在超市,聽到播郭富城的歌,還沒買到的東西也不買了,立刻付賬走人,怎麼也不明白還有人花錢買他的CD。

馬吉:杜小姐,同感,看到你最後一句,忍𣎴住哈哈大笑。

以前看見杜杜在專欄談歌劇「魔笛」,還拿屈原的九歌比較,說有歌劇Fu。我於是找了「魔笛」來聽,始終聽不出所以然。

Wong Chi Wah:甲之仙音,乙之魔音。

馬吉:文學作品亦如是,即使公認的經典,也有人覺得不過爾爾。

嚴大可:現代人的配樂太複雜了,感官也被污染得不抵單調。其實不止姜夔曲如此簡單,當時或多是「小紅低唱我吹簫」兩種聲音而已;古人琴歌、琴簫合鳴也是同一個旋律,直到民初傳唱(琴歌可聽老八張)也是被接受的。由此我可以看出來兩個問題:古代文人的審美其實是很單調的(或者說是雅),第二,古代文人的審美不是大眾化的,這到今天依舊如此。

利申:我多依楊蔭瀏譯譜演奏,一直沒覺得有甚麼問題,一些「胡聲」運用得很好。又,樓上有提及可能是譯錯譜的問題,基本這問題不成立,姜譜破譯是成功的,這是在學術界廣為人知的事實,因其手段是以科學性的比對,從宋以來各樂書中的音名、俗譜、簡字譜等來對比,再協律而成。可斟酌的地方只有一些節奏及細節的地方,但這不妨礙,因古琴譜也一向是需要大家來打譜再成流派的。

Wong Chi Wah:看過一些書,指姜白石「寫曲」時的輔助樂器是洞簫,而今人寫歌的輔助樂器大多是鋼琴,結他以至是電結他,這樣的分別已經很大。

雖然那些是學術界認可的成就,但一般人感到譯譜可能不完善也是合理的懷疑。

嚴大可:完全沒有理啊,只是覺得不合自己的審美就懷疑,這叫合理嗎?

馬吉:咦,我小小一則帖子,竟引來連番討論,真有意思。

Wong Chi Wah:是的,謝謝嚴兄點醒,不然又墮入思想盲點。

嚴大可:兄台客氣

我上面插科打諢說「連番討論」甚麼的,其實想說是「引來高手連番過招得益匪淺」,但臨按掣「確定」時稍為將語調淡化了。而我自己得出的結論是,我,果然是個,俗人。曾兄說的「百聽不厭」,陸離說的「好聽」,嚴兄說的「雅」,我就是不懂得欣賞。曾有極有音樂修為的朋友勸我古典音樂可從哈巴或巴哈入手,我卻始終不得其門而入,頑魯得很啊。

(見馬吉臉書二O一三年十一月廿七日)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讀書雜記.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