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奇》的傳奇



版本

《傳奇》是張愛玲第一本書,一九四四年八月自印,同年九月改由上海雜誌社再版,一九四六年十一月由上海山河圖書公司出版增訂本。初版收錄小說十篇,沒有序,只在扉頁寫了:「書名叫傳奇,目的是在傳奇裏面尋找普通人,在普通人裏尋找傳奇。」再版補了篇〈再版的話〉。增訂本刪掉扉頁題詞與〈再版的話〉,在書前放了篇〈有幾句話同讀者說〉,為她被列為文化漢奸辯白。書末新增了散文〈中國的日夜〉,作為代跋,另增添了小說五篇。

張愛玲一九五二年再度到香港,五四年由天風出版社出版了《張愛玲短篇小說集》,此即為《傳奇》增訂本的重版,只抽起了〈有幾句話同讀者說〉,代之以兩篇序言,一篇是新寫的,篇末署的日期是「一九五四年七月於香港」;一篇就是〈傳奇再版的話〉。她第二年赴美,以後新舊著作主要都交臺灣皇冠出版社出版。《張愛玲短篇小說集》也於一九六八年由皇冠印行,後再改稱《張愛玲小說集》,內容與編排都跟天風版無異。

裝幀

《傳奇》初版為方形本,14 cm x 16.5 cm,封面左邊印了六個黑色隸書:「傳奇 張愛玲著」。張愛玲晚年在《對照記》說:「我第一本書出版,自己設計的封面就是整個一色的孔雀藍,沒有圖章,只印上黑字,不留半點空白,濃稠得使人窒息。」

再版仍是方形本,封面換過,張愛玲在〈再版的話〉說:「書再版的時候換了炎樱畫的封面,像古綢緞上盤了深色雲頭,又像黑壓壓湧起了一個潮頭,輕輕落下許多嘈切喊嚓的浪花。細看卻是小的玉連環,有的三三兩兩勾搭住了,解不開;有的單獨像月亮,自歸自圓了;有的兩個在一起,只淡淡地挨着一點,卻已經事過境遷──用來代表書中人相互間的關係,也沒有甚麼不可以。」

增訂本孔網不時有聲稱「民國原版」的上拍,但我看來多是膺本。二O一三年五月有個似為真本,版權頁貼有朱印書票,賣家說是三十二開,最後以五千七百七十人仔成交。它的書名由金石書法名家鄧糞翁(散木)題寫,封面又換了:「封面是請炎櫻設計的。借用了晚清的一張時裝仕女圖,畫着個女人幽幽地在那里弄骨牌,旁邊坐着奶媽,抱着孩子,彷彿是晚飯後家常的一幕。可是欄杆外,很突兀地,有個比例不對的人形,像鬼魂出現似的,那是現代人,非常好奇地孜孜往裏窺視。如果這畫面有使人感到不安的地方,那也正是我希望造成的氣氛。」

天風版《張愛玲短篇小說集》是大三十二開本,15 cm x 20 cm,封面不知是誰設計的。臺灣皇冠起初為張愛玲出的四本書,即《秧歌》、《流言》、《怨女》、《張愛玲短篇小說集》,全是三十二開,封面都由夏祖明設計,都有個「大滿月」。其後封面幾番變換,《小說集》的大滿月不見了,變為花瓣,惜沒有標示誰是設計者。到了九十年代,張著全部改成統一封面,只有硬梆梆的書名與作者名稱,沒有圖畫,開本也由三十二開,縮小成瘦長的廿五開。《小說集》甚至分拆成兩本。書也像作者本人,可謂幾歷滄桑了。

淘書

幾種民國版《傳奇》,因增訂本一九八五年曾由上海書店複刻出版,最為常見,也是我最早入手的一本,時為二OO八年,那也是我淘舊書之始。初版本我二OO九年得自臺台灣拍網。那陣子我在那拍網掃了好些張愛玲的書,拍主知道我口味,有一回通報說收到《傳奇》和《流言》的初版。可惜的是,《傳奇》缺了書前作者的照片,《流言》連書皮都沒有。兩書索價甚昂,我暗暗打定主意,《傳奇》是非要不可,但故作滿不在乎的說,《流言》這個品相,我不想要了,《傳奇》這個這個嘛,也很不夠完美,便給他大手殺價。他支支吾吾,說是人家寄售的,要問一問。我只說,請便,預計談不攏的話再提些價好了。過了兩天,他回覆說,《流言》缺了封面,令人扼腕;《傳奇》我那客戶本不想賤賣,但被我軟磨硬磨,就按你的價錢成交吧。

再版本則是二O一一年跟孔網書友買的。一天,忽地收到他的電郵,說想拿那再版本跟我交換董橋的《雙城雜筆》和《在馬克思的鬍鬚叢中和鬍鬚叢外》。我將此消息在臉書披露,臉友們都說,此時不換,更待何時。我也是這個意思,但總感到難以割捨。那孔網書友見我遲疑,便慫恿說:「可能你沒有意識到《傳奇》的稀見程度。初版本罕見,甚至連姜德明、謝其章、止庵都沒有……」又說,初版本品相過得去的,這個這個價錢輕鬆賣掉,再版本價錢差些,但這個品相也須這個……。

有價錢就好說了,結果我以他所報的價錢要了那再版本,另加張五常精裝初版《賣桔者言》簽名本、陳原《在語詞的密林裡》簽名本和附有韋爾喬簽名並繪小畫一幅的《雨中花園》。

天風版《小說集》二O一一年七月曾現身香港新亞書店的拍賣會,起標港幣一千,我由於從不去拍場,莫知成交多少。那回拍賣還有不少張小姐的書信和散文集《張看》的手稿,頗為矚目。《張看》手稿據聞由孔網一位仁兄以港幣十二萬拍得。二O一二年三月,孔網又上拍了一本天風版《小說集》,賣家正是那位仁兄。我對照一下書影,似乎就是新亞那本。今回起拍才百元人仔,沒有多少人注意,去到兩百九便停了下來。我不動聲息,最後關頭才出手,一舉成功,結標比新亞那起拍價還低。待收到書,書被封在透明膠袋內,上面有貼紙寫着"685″字樣,這正是當初新亞拍賣的編號,看來真是同一本。張愛玲的著作多有盜本,尤其是《傳奇》,在四十年代已有所謂的第六版出現,伺後港臺亦不斷翻印,花樣百出,有換掉書名的,也有假托別的作者的。張愛玲在港逗留時間不長,出的書也不多,這本天風版《小說集》是由她授權的原裝正版,算是難得。另外,書名向來叫《傳奇》,改稱《小說集》乃由這個始,似乎也反映張氏由煦爛歸趨平淡的心情,恰好是個見證,實意義重大。賣家虧本賣掉,未免虧得不值矣。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購書瑣記.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