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小札

兒歌

近讀《鑪峯文集2012》(謝謝許定銘先生贈書),中有翻譯家陳實的文章。陳也是四十年代「人間書屋」、「人間畫會」的董事,跟畫家黃新波、陸無涯、黃茅(黃蒙田)等相熟。她這文章題為〈母親教我的歌〉,記錄了不少兒歌。兒歌代代口耳相傳,版本不一,且常是有頭無尾的,難得她這些頗為完整,許多我小時候都唱過,倍感親切:

排排坐,食粉果,豬拉柴,狗燒火,貓咪擔櫈姑婆坐,坐爛屎窟唔好頼我。

拍大髀,唱山歌,人人話我無老婆。惕起心肝娶番個,有錢娶個嬌嬌女,無錢娶個豆皮婆。食飯食得多,屙屎屙一籮,屙尿沖大海,屙屁打銅鑼。

又喊又笑,烏蠅打醮,蠄蟧賴尿,老鼠行橋。

氹氹轉,菊花園,炒米餅,糯米團。阿媽帶我去睇龍船,我唔睇,睇雞仔,雞仔大,捉去賣,賣得幾多錢⋯⋯

月光光,照地堂,年卅晚,摘檳榔。檳榔香,摘子薑。子薑辣,買蒲達。蒲達苦,買豬肚。豬肚肥,買牛皮。牛皮薄,買菱角。菱角尖,買馬鞭。馬鞭長,頂屋樑。屋樑高,買張刀。刀切菜,買籮蓋。籮蓋圓,買隻船。船浸底,浸到兩個番鬼仔。一個蒲頭,一個浸底,一個摸茨菇,一個摸馬蹄。

這幾首在臉書貼出,竟有人替〈氹氹轉〉續下去:

賣得幾多錢?賣到三百両銀,金豬拜銀豬拜,請個婆婆出來拜。

另有人提供這一首,也是有頭有尾的:

「肥佬肥騰騰,買斤豬肉去拜神,行到半路屎窟痕,返到屋企瓜老襯,點起蠟燭唔見人。」

高旅詩贈龍良臣

高旅抗戰時期在桂林曾和一姚姓女子相戀,後因患上肺病,為了香港容易買到特效藥,便於一九五O年來港,對那女子竟不辭而別,使她以為高嫌棄自己,大受委屈。高在香港亦遲遲未婚。起初他落腳於求實出版社專門為南來文化人預備的客房,他的第一本書《鑽窗記》即由求實出版(一九五三年)。他又以筆名牟松庭在求實出過好幾本書。他一九五一年進醫院住了九個月,五三年又再入院,賦詩云「沉疴似覺難浮起」,自覺病情嚴重,同時亦感到「時愁多病故人疏」。求實老闆龍良臣不時去探望他,還帶了肉湯給他補身。他大為感動,寫下《龍老闆送贈肉湯來病院》一詩:「老闆送來一鍋湯,湯稠好飲肉嫌多。兼程渡海情尤厚,破費操廚背且駝。已欠他人千百擔,又加今日兩三籮。婆婆媽媽知難免,不學英雄唱奈何。」

古金都能寫

蔡瀾在《給亦舒的信》(香港天地圖書一九九五年)中提到,有一次到臺北訪古龍(估計是七十年代末),其時古龍意氣風發,說:「我寫甚麼文字,出版商都接受:有一個父親,有一個母親,生了四個女兒,嫁給四個老公;就能賣錢。」返港後,蔡將此事告訴金庸。金庸說:「我也能寫:有一個母親,生了四個女兒,嫁給五個老公。」

談錫永、王亭之

談錫永七十年代自廣州來香港,因投稿明報月刊結識了老總胡菊人,胡又引領他認識了好些香港文化人。他跟蔡炎培尤其要好,蔡時為明報副刊主編。有一回,三蘇鬧意見,在明報的專欄斷了稿,蔡找談補上,卻被金庸賞識,讓他繼續寫。他起先用談鍚永名義寫一個《談藝》專欄,後來再以筆名王亭之寫《因話提話》。所謂王亭之,即諧音妄聽之也。當時徐東濱用筆名王延芝在星島日報寫政評,王延芝亦即妄言之。《因話提話》以兩個人對答的方式,點評時事,嬉笑怒罵,亦雜用三及第,有點類似三蘇怪論的筆法,一時頗受歡迎。他便漸漸多寫王亭之式的文章。他並未完全放棄談文論藝,曾寄過幾篇談詩詞的東西給瘂弦主編的聯合報副刊,發表後卻收到瘂弦助理的信,叫他要「結合生活」,頓令他意興闌珊,從此才專門往王亭之的路向走。八十年代大亞灣興建核電廠,香港反對聲音很大,最終仍拍板興建。談為逃避核電廠,便於一九八六年離港,先到夏威夷,一九九三年再移居加拿大。

飲江詩集

飲江一九九七年出版第一本詩集《於是你沿街看節日的燈飾》,同年獲第五屆「香港中文文學雙年獎」。他二O一O年才出版第二本詩集《於是 搬石 你沿街看節日的燈飾》,那時為了推廣,還隨書附送鉛字粒一枚,一時成為熱話。有人問為他甚麼如此命名,他說:「出版第一本書時,我沒有特別去想書題,那首詩是所有詩裏題目最長的,便用它作書名,第二本書又因為〈搬石〉詩題較短,於是把兩個詩題合在一起,如果還有第三本詩集,就再放一個詩題進去,拉長一點,幾好玩。」

廣告
本篇發表於 讀書雜記。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