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小札

「尐」與「啲」

日前談「尐」與「啲」順及「習非勝是」與「集非勝是」。後者書友並無異議,對「尐」與「啲」倒有些回響。原來百度對「尐」字有如是解釋:1. 少。 小。此意思的延伸在現在的粤語當中仍有使用,表示「一些」,但大多人不會寫該字,故俗作「啲」。2. 有花紋的雌蟬。

呀,第二個解釋何其好玩,古人對生物學、科學一向大而化之,不料對雌蟬有此研究。如果百度解釋無誤,「尐」與「啲」實有不同用法,像「差尐恁(咁)多」,多「尐」少「尐」,當用「尐」;呢「啲」嗰「啲」,就用「啲」。

火藥味

豐一吟初識吳浩然,給他的第一封信便說:「你要學我父親的字畫,首先要學習他做人的品德。」豐子愷無疑品德高尚,淡泊名利,對人和善。有一回吳浩然編豐子愷詩詞選,發現一本《抗戰歌選》,封面寫着「豐子愷編著」。他不無疑惑,請教豐一吟。後者斬釘截鐵回覆:「那火藥味絕不可能有父親作的詞。」但陳星引述過豐子愷發表於一九五五年的一篇〈嚴懲怙惡不悛的胡風反革命分子〉,當中就非常火藥味。可見要做一個好人或正常人,在和平時期易,在非常時期,例如戰爭、動亂時期難。許多人過得了抗戰,過得了國民黨,就是過不了共產黨,連豐先生都過不了,那政治壓力之巨大之恐怖,非我輩耽於安逸者能夠想像。比如有人批評馮友蘭投靠江青,宗璞憤憤不平,說那些指示不是來自江青,而是來自毛主席啊。那一聲「是毛主席啊」的份量,也是我輩難以領畧的。也許,不必為尊者諱,唯亦不必苛責,試設身處地想一想,換了是自己,能過得了麼,表現恐怕更不堪吧。

高寶

高寶是三蘇(高雄)之妹,許定銘一篇寫於二千年的文章說高寶是:「一九五O及六O年代本港報刊插圖炙手可熱的人物,所繪女性尤其漂亮、性感,可惜她已退休多年,畫作難得一見了。」二O一一年香港天地出了本《新粵謳解心》,內有不少她的插畫,可見「寶」刀未老。

四家談丁平與《華僑文藝》

沈舒訪問許定銘、盧文敏、辛鬱和張健,從多個角度探討丁平與《華僑文藝》,有料到也。現承沈舒先生同意香港文化資料庫轉載訪問稿,先刊三篇,書友勿錯過:

http://hongkongcultures.blogspot.hk/2014/04/blog-post_21.html

廣告
本篇發表於 讀書雜記。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