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公夢蝶

周公夢蝶昨天仙遊,不少臉友發帖悼念,其中談到周公的軼事,有些頗有趣。例如鯨向海說:

鴻鴻《黑暗中的音樂》和夏宇《Salsa》皆曾在詩中提及坐公車遇到周夢蝶。鴻鴻說「他緊緊握手的方式像抓住像溺水的人抓住浮草」,夏宇也表示「夢公握手手勁強大我常不支」……那樣一雙強大的手,在今天,鬆開他曾經對這世間貢獻的所有勞動,靜靜離去了。

張錦忠也說:

一九六O年代末我在半島東海岸初聞現代詩這回事,在鎮上一家小書店買了一冊淺綠色封面、薄薄的、四十開本的《還魂草》,似懂非懂地讀將起來。多年以後,小綠書早已付予有緣人,手邊還在翻閱的是領導出版社一九八七年重刊的版本,三十二開,大概是我來高雄念碩士班逛地下街時重買的。我的另一本領導版也散佚了。

一九九O年代初吧,周夢蝶來中山大學駐校一週,鍾玲老師彼時還在敝校,外文所師生在御書房跟詩人餐聚。詩人跟我握手,他手勁強大而沉重,我的手簡直不堪一握。這一握印象之深刻,迄今難忘。

他的詩集早期就是《孤獨國》(藍星詩社一九五九年)和《還魂草》(文星書店一九六五年、領導出版社一九七七年)。他憑這兩冊成了一代宗師,影響了幾代臺港以至東南亞的文學家。他一直甘於澹泊,早年在武昌街天橋底賣舊書,已成了當時一景,後來好像在大學客座過,仍是兩袖清風,照片裏的他都是仙風道骨,令人仰之彌高,肅然起敬。近年他的舊詩集在拍網炒得火熱,動輒上萬新臺幣,他聞之亦是淡然。應鳳凰提到他有兩本書較為罕見。一是《還魂草》,但不是臺版而是港版,跟臺版一樣,都屬於「文星叢刊」第163種。應鳳凰沒有提及出版社和出版日期,想來就是王敬羲主持的文藝書屋在同期重印的。她所藏的這本還有周公親自修改的筆跡。另一本也是《還魂草》,卻是英譯本,書名叫"The Grass of Returning Souls”,一九七八年出版。


另據向明透露,周公近數十年的生活,主要就是靠曾進豐支持,「除提供一層公寓房供周公住達廿餘年完全免費外,一切開銷包括水電和稅捐全都由他支付」,果然高義隆情,教人感動。

報導說周公是入院做膽道結石手術,但傷口癒合得不好,終因器官亡竭而逝。他的年齡,或說九十三、九十四、九十五。查他的出生日期,有說民國十年,也有說民國九年的,不知何者正確。他原名周起述,以筆名周夢蝶行,後乾脆將周夢蝶注冊,故周夢蝶也是本名。

圖為幾幀周公當年擺攤的情景,分別拍攝於一九六五年、一九七O年和一九七二年,都來自網上,謹此默謝。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讀書雜記.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