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獨秀、彭述之

昨天提到陳獨秀的照片可能弄錯了,有人提及鄭超麟的書可能有資料。我恰好有鄭超麟的《懷舊集》(東方出版社一九九五年),翻查一下,果然有好幾篇文章談到陳獨秀,其中一篇寫於一九九一年的〈顛倒的照片必須顛倒過來〉,附刊了一幀照片,說是:

「照片上左邊高的人是陳獨秀,右邊矮的人是彭述之。這是凡認識他們的人都能看出的。可是,《社會新聞》發表此照片時,不知道怎樣,竟弄錯了,把左邊的人注為彭述之,右邊的人注為陳獨秀,於是顛倒了。在現代的新聞事業上,這種錯誤本是常事,不足掛齒。但因這二人平時很少露面,他們的照片很少流傳,以致很少人知道這家報紙顛倒了照片上的人名。不幸的是,陳獨秀是現代史上重要的人物,當時政府判他為罪犯,不許書刊上宣揚他的事跡,發表他的照片,可是國外的人以及後來的人並不受中國政府這種拘束,他們不能不議論陳獨秀,因之也不能不知道陳獨秀的相貌。可是,那裏去找陳獨秀的照片呢?收藏的人不敢拿出來,他們只能搜集到《社會新聞》記者在江寧地方法院的候審室中拍攝的這張照片了。他們又不能不沿襲此照片發表時的誤注。不幸的,是他們只要陳獨秀的照片,於是一分為二,單獨採用陳獨秀的照片,發表在他們的文章中。一個人這樣做,好多人也跟着這樣做。於是六十年代和七十年代國外書刊凡有陳獨秀照片的,都是這一張照片。這些好心人只要宣揚陳獨秀,不願宣揚彭述之,結果反而讓彭述之幾十年間享受了陳獨秀的香火。」


從網上找到張較清晰的照片,拿來跟「偽照」比對一下,諸如眼眉、臉形都有幾分相似,但臉友Linda Pun覺得不像,說「偽照」也許是陳的兒子,這也不無道理。


不過,由鄭超麟談的這張照片又引發另一個問題,就是他提到的顛倒,原來至今仍未顛倒過來。網路流傳的這照片,包括維基,都仍然沿用誤注,而且真的如他所說,許多還把照片一分為二,單獨標出陳獨秀的照片,對不起,那卻是彭述之。


Linda Pun的朋友翻出好些臺灣出版的書,如國民黨黨史會的《中華民國史畫》、王觀泉著的《陳獨秀傳》等,都錯用了彭述之的照片。據Linda Pun說,唐寶林曾告訴她那顛倒的照片:「最早是我發現的,告訴了鄭老(超麟)。我在《陳獨秀研究動態》多次糾正。在中央組織部主持拍攝的某電視片中,也弄錯了,我指出後,當時組織部長呂楓還派人到我處取了證據,在DVD中作了修改。但是由於臺灣王健民的中共黨史和內地上海一大和革命博物館紀念建黨90周年的大型豪華本圖冊的廣泛影響,很難徹底糾正。」

這當真是個顛倒的世界啊。

臉書回應

Linda Pun:不單我一個話那照片不像,參與拍攝台灣版陳秀獨傳記紀錄片的城大创意媒体学院副教授魏時煜更說百分之一百不是陳獨秀,我個人傾向是一個演員的照片,而不是陳的兒子,現在網絡發達,年青人痴迷網上資料,少作考證,以訛傳訛機會大增。

廣告
本篇發表於 讀書雜記。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