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重逢


許定銘是六十年代的文藝青年,當年的文友,有的今天仍保持聯絡,但大多都零星四散,不知所踪。有的過了數十年後重逢,自是欣喜莫名。許曾寫過篇〈書緣與人緣〉,說有一回偶遇三十年不見的柯振中,才知道他已移民洛杉機,而許的兒孫也在洛城,不時會到彼探親,以後柯便成了許在洛成最要好的文友。許並發了幾句感慨:「還有一位多年未見的文友:如今叫張錯,昔日叫翱翱的詩人張振翱,退休後也住在洛杉磯,他早年簽名贈我的詩集《過渡》(台北星座詩社,一九六六)和《死亡的觸角》,如今還安然插在書架上,人則未聯絡上,且看何時緣份一到,便可暢然話舊!」他是二O一三年寫這文章的。二O一四年七月,香港辦文學節,許被邀作研討會嘉賓,他赫然發覺張錯也是嘉賓之一。他的研討會在第一天,張錯則在第二天。他不無興奮,寫了篇〈事先張揚的「人緣」〉交《香港文化資料庫》發表,說:「書緣與人緣之事是隨時都可發生的……說不定我們(指他與張錯)的『人緣』就會連在這篇網文上,或者也可能連在兩星期後的文學節講演上!」我為了刺激些,將題目改為〈尋找翱翱/張錯〉,除了在《資料庫》,也在臉書、《驛居室散記》和《書之驛站》刊出,以擴大影響。刊出後,頗有些回響,有的說張錯已回到臺灣,在某大學任教,惜記不起是哪一所。也有人說他在美國大學的電郵仍有用,並將電郵告知。我都轉告了許生。過了兩天,他對我說,已跟張錯聯絡上了,將會在文學節期間見面。真是可喜可賀,在網路世界,果然天涯若比鄰啊。

張錯的書我只有兩本,一本仍署名翱翱,是散文集《從木柵到西雅圖》(幼獅文化一九七六年);另一本是詩集《錯誤十四行》(時報文化一九八一年),這也是他變身張錯後的第一本書。

張錯有份參加的研討會在今天舉行:
http://www.hkpl.gov.hk/tc/extension-activities/hklf/hklf10/event-cat/52539
 

臉書留言

黎漢傑:聯經以前出版過他的文學評論集,部分講詩的。很想要。

馬吉:等我留意一下。

備檔:

黎漢傑:就是這本了!

Ken Ng:274.《傾訴與聆聽》張錯 高寶國際(1998)
275. 《文化脈動》張錯 三民(1995)

大馬的讀者對張錯並不陌生。他在2006年開始在《亞洲眼》 有個談論文物的專欄,直到2013年停刊為止。如果花時間去找,手頭上應該有很多他的資料。

Woo Kwok Yin:柯振中是當年風雨文社的主將之一,也是我文社時期認識的文友,更是我至今唯一尚保持聯絡的社外文友。每次由美國回來,總會和我見面聊天,他還適逢其會地觀賞過我編寫的粵劇兩次。

翱翱的詩集我也憑藉許兄的關係,有緣獲贈。年前有幸與他同當中文文學雙年獎新詩組評判,得以在香港重聚。一晃竟又數十年了。

廣告
本篇發表於 讀書雜記 並標籤為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3 Responses to 老友重逢

  1. 遠堂 說道:

    張錯的《張愛玲與荒涼》﹙原載台北〈中央日報副刊〉,1999年4月15日﹚,詳細寫到張的骨灰海葬禮,很值一讀。轉瞬間張愛玲已辭世19年了。

  2. 馬吉 說道:

    另有書友,包括羈魂(Woo Kwok Yin),在臉書作了回應,已加進正文裏。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