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璧


根據瘂弦的說法,他因投稿到香港《中國學生周報》,認識了主編黃崖,黃崖後來辦了間出版社「香港國際圖書公司」,他便將詩集交這個圖書公司於一九五九年九月出版,書名仿照徐志摩《翡冷翠的一夜》而題作《苦苓林的一夜》。出版之後,他將三百本運回臺灣,誰知被扣關半年,封面大多受潮霉爛。他乾脆另造封面,書名也改為《瘂弦詩抄》,只送不賣。所以《苦苓林的一夜》在臺灣難得一見,《瘂弦詩抄》偶然現身臺灣拍場,都身價非凡,且都有詩人題簽。不過,我這本《瘂弦詩抄》可能是漏網之魚,書況完整,偏是沒有詩人的筆跡,只蓋了兩個香港藏書家的朱印,一為陳無言,一為方寬烈。它究竟如何落到他們手上,倒是另一個故事了。兩書稍作比較,除了封面不同,《瘂弦詩抄》扉頁還多了一幅插畫,書末又多了個勘誤表,編排、內容則無異,都為三十二開,九十八頁。終於將兩本書合璧,可以金盆洗手矣。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購書瑣記.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