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小札(20.09.2014)

《失去的愛情》港版


劉以鬯第一本書《失去的愛情》最初是上海桐業書屋一九四八年十月出版。梅子編《劉以鬯卷》(香港天地圖書二O一四年七月初版),附了個「著譯編繫年」,說《失去的愛情》除了上海版,也有個港版,係香港桐業書屋一九五一年出版。香港中文大學藏有此書的「港二版」,也是一九五一年出版,出版社卻是世界出版社。究竟該是哪個出版社,或是會有兩個港版?而上海有桐葉書屋,香港也有,都曾出版劉的著作,莫非都是劉創辦的?

《幸福》與《幸福世界》

劉以鬯一九四四年曾在重慶主編《幸福》雜誌。一九四五年冬,他回到上海。次年四月,有份也叫《幸福》的雜誌在上海創刊,他托人轉告該刊主編沈寂,說他曾在大後方編過同名雜誌,並已獲政府頒發出版許可,按照規定,沈的雜誌不能襲用該名。沈只好將雜誌由第三期起改稱《幸福世界》。過了些時,他發覺沈的雜誌編得不錯,本來打算復刊《幸福》的,也打消了念頭,並通知沈他的決定。沈於是又將刊名由第二十期改回《幸福》。他也不時寄稿給沈,其中篇小說《失去的愛情》就於四七年九月的第十一和十二期《幸福世界》連載,四八年由桐業書屋結集出版單行本,成了他的第一本書。《幸福》(包含《幸福世界》)共出了二十六期,最後一期出版於一九四九年三月。

揍仔


我愛寫「揍仔」非像香港人慣用的「湊仔」,不時會有朋友問,是不是用錯了。我這是受張大春影響。當年遊臺北,買了他新出的《認得幾個字》。書中談到「揍仔」,說是小時候挨揍,父親教訓他:「揍就是生養的意思,懂嗎?」後來他看見曹禺《日出》有這個說法:「你今兒要不打死我,你就不是你爸爸揍的。」再翻《集韻》:「揍,插也。」才知道父親的話不是沒有根據的。他研究了「揍」與「湊」、「輳」,還有「插」的關係,發覺「揍」可能是髒話,他在家裏也就不大用「揍」而用「開扁」了。

廣告
本篇發表於 讀書雜記。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