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燦語錄》

在舊書店看見這本書,真詭異。


詭異的不是這本書,而是它有作者簽名。


想當年鍾偉民在澳門開了間石頭店,有朋友說去看他,我便託彼帶我所藏的《水色》給他簽個大名。彼回來後,除了簽了名的《水色》,還多了本《燦語錄》,也是簽了名的。《燦語錄》正是由石頭店出版,封面錄色,簽名也是用綠色水筆,頗特別。而我眼前這本,好眼熟,分明就是我那本。照說人家送的書我決不會棄掉,怎麼流落於此?莫非近期清書,一不小心清理掉?我連忙將它買回去,再翻看書架,噢,我那本不是好端端在那裏嘛。年深日久,那本《水色》我肯定題了上款,《燦語錄》則不敢肯定,才以為書店的即我那本,如今一看,原來也有題款的。


既然有了兩本,書店那本大可借花敬佛,轉贈鍾粉了。

廣告
本篇發表於 購書瑣記。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