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寂寂無名、藉藉無名

臉書貼了這一段:

陳惜姿說有回在《壹周刊》寫稿,用了「寂寂無名」一詞,校對先生吳順忠覺得不妥,她跟吳硏究了一個晚上,查對該用「寂」、「藉」還是「籍」,結論是沒有「寂寂無名」,只有「寂寂無聞」云。

以前唸書時,老師教的是「無藉藉名」。「藉」有盛大之意,「無藉藉名」即是說不夠出名。如果說「藉藉無名」,前面既然是「藉藉」,後面卻說「無名」,似乎自相矛盾,是以不通。至於「寂寂無聞」,容若也討論過(見下文附錄),認為「寂寂」二字已表示無聲,再加「無聞」,就有點畫蛇添足,不如用「沒沒無聞」或「默默無聞」。前者喻被埋沒了,後者也喻不為人知,意義較豐富。

另外,「藉藉」也有作「籍籍」的,一從艸,一從竹。從竹的,古代指書冊(因是用竹簡編成的),引申的詞語有書籍、名籍、戶籍、籍貫等。從艸的,原是用草編的蓆子,古人席地而坐,便是坐在這種「藉」上,引申的詞語有「枕藉」,如「死傷枕藉」,形容其多也。「藉藉」當由此演變而來。

有朋友提供網上一篇文章,對「寂寂無名」、「藉藉無名」、「無藉藉名」,還有「藉藉」與「籍籍」等,有精闢見解,令人信服。不過,當中有兩點我頗有保留。一是說「寂寂無名」乃由「寂寂無聞」洐生出來,原因是明人小說、筆記已有「寂寂無聞」一詞,繼而以元詩中有「清名寂寂無名叟」句,引申出「寂寂無名」當以「寂寂」為正寫。

但我約畧搜查網上資料,發現南北朝庾信文章中有云:「公禀山嶽之靈,擅風雲之氣,容止矜莊,聲名藉甚。」唐韓愈詩則有:「借問經營本何人?道人澄觀名籍籍。」宋蘇東坡也有:「落筆生風,籍籍聲名不負公。」等等,足證以「藉藉」來形容名聲,比「寂寂」更「古已有之」。(古人有時「籍籍」、「藉藉」不分,那是另一個問題。)

該文另一說是「藉藉」一詞源自「狼藉」。不過古人有個說法,是因為狼在草地(藉)上睡過之後,離開時便將草弄得亂糟糟的,好消滅踪跡,才有「狼藉」一語。像「杯盤狼藉」、「聲名狼藉」,主要就是用了「亂糟糟」的意思,這跟「藉藉」盛大的意思倒不大相近。而「枕藉」就指重重曡曡、縱橫交錯的現象,引申作盛大,似較合理。

附錄:

「無籍籍名」正訛 
容若

邱仁輝先生來函指出﹕香港「大教授」的大作,有「籍籍無名」一語;但多年前在《大公報》看到的是「無籍籍名」。邱先生問﹕哪個正確?

記憶中,張文達先生和我「多年前」在香港《大公報》寫稿,用的都是「無籍籍名」;可是,這種寫法遠不如「大教授」寫成「籍籍無名」之普遍。孰為正確,得從籍字和籍籍一詞推究。

籍,盛也,大也,多也。籍籍,是重字加強語氣。《漢書》卷四十三記載陸賈「游漢廷公卿間,聲名籍甚」,是說陸賈同漢朝大官多所往還,因而聲名大增。唐人岑參《至大梁卻寄匡城主人》詩﹕「故人南燕使,籍籍名流芳。」唐人韓愈《送僧澄觀》詩﹕「借問經營本何人,道人澄觀名籍籍。」都是以籍籍形容對方聲名甚盛。

籍與籍籍,用法如此,後世便把聲名不顯的人稱為「無籍籍名」。要是改為「籍籍無名」,雖則四字照搬,可惜語意矛盾——既已「籍籍」,還會「無名」嗎!

曾有前輩憶述﹕跟他們一輩的文化人,文言文底子好,不會有這樣的誤讀誤寫;到上世紀四十年代後期,才聽到市井流傳這種誤讀,那是受廣州電台講小說的人影響;此後訛傳到香港,不但有人誤讀,而且有人誤寫,日子久了,習以為常,原語反而極少人用,幾至沒沒無聞。

容若聽罷,靈機一觸,覺得「無籍籍名」訛為「籍籍無名」,也許同「沒沒無聞」有關。籍籍與沒沒,形同而音近;無名與無聞,意近而音近。不免懷疑「籍籍無名」由「沒沒無聞」訛變而成。

當有人持不同見解,謂「籍籍無名」應由讀來幾乎相同的「寂寂無聞」變來,這又給我新的啟示。我覺得,寂寂二字已喻無聲,再加無聞二字豈非畫蛇添足?此四字的構詞方式不像成語。與其說幾十年前已流行的「籍籍無名」由它而變,毋寧說由「寂若無人」這成語變來,更合符節。

「寂若無人」語出《三國志》裴注所引《先賢行狀》,流傳了一千六百多年,拿它與「籍籍無名」相對而讀之,不覺得讀法相差不遠嗎!

不管如何,香港「大教授」大作中的「籍籍無名」由「無籍籍名」訛變而來,是主要的結論,它受「沒沒無聞」抑或「寂若無人」影響致誤,已不重要。
「無籍籍名」未算深奧,不明白今天有學位、有名氣的人會讀錯寫錯;是否辭典未收,無典可查,而「籍籍無名」用者眾多,不妨人云亦云?他們當然想不到,此語訛變,由往日廣州的「講古佬」傳播開來。

且莫怪六十年前廣州「講古佬」的中文水準。今天香港的電台、電視台,其節目主持人多有高等學歷,他們標榜「正音」、「正字」,尚且經常在中文方面出錯;連香港教育局出的書也錯到離譜。要怪就怪香港的教育政策長期重洋輕中,由此而培養出來的「精英」,何能憑學位、名氣保證他們在中文方面過關!「大教授」誤蹈「講古佬」的文字陷阱,不能算太意外吧!

《明報月刊》二OO八年六月號)

「藉藉無名」、 available
古德明

「藉藉無名」英文怎麼說?有人說「藉藉無名」應改為「默默無聞」,對嗎?

「藉藉」其實是「盛大」的意思,所以應說「藉藉有名」而不是「無名」。韓愈《送僧澄觀》詩就有「道人澄觀名藉藉」一語。「藉藉無名」當是「無藉藉名」之訛,正如「電光石火」現在普遍訛傳作「電光火石」,但「火石」怎麼可以比喻「迅速」?李白《擬古》詩說「石火無留光」,一閃即滅的是石火而不是火石。

「藉藉無名」的確應改為「默默無聞」,英文可譯做unknown,作名詞或形容詞,例如: At that time, Renoir was a complete unknown/ was completely unknown(當時雷諾瓦是個無名小輩)。

Available用在名詞之前或之後,意思有分別嗎?

Available(可用的、可得到的)這個形容詞,用在名詞前後都可以,意思沒有分別,例如:(1)She tried every available method/ every method available for losing weight(所有可用的減肥辦法,她都試過)。(2)The available resources/ resources available are limited(可動用的資源有限)。

除了available,另一形容詞possible(可能的)也是用在名詞前後都可以,但那些名詞之前須有最高級形容詞(superlative adjective)或 every、only、all等字,例如:(1)This is the best possible way/ the best way possible to solve the problem(要解決問題,不可能有比這個更好的辦法了)。(2)I tried every possible remedy/ every remedy possible, but none worked(所有可行的補救辦法,我都試過,但都不收效)。

《蘋果日報》二OO九年三月廿四日)

廣告
本篇發表於 讀書雜記, 趣味語文。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