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片

明天你就屬於別人了

她說,明天你就要結婚了,今天我們見見面吧,我想送你一份禮物,你喜歡甚麼?

我說不用了,結婚不過是儀式,沒甚麼大不了。

她說,這也算是我的一番心意,也好給你留一份紀念。

於是我們相約於某個繁盛的街頭。

可是,由於種種原因,我們都去錯了約會的地方,我們又錯過了。

我來找你吧,她說。

路途遙遠呢,我說。

那有甚麼打緊,她說。

終於,我們又遇上了。

隔着地鐵站冷冰冰的圍欄,她在那一頭,我在這一頭。她給我遞上禮物。

甚麼來着。我問。

從前我時常帶給你這樣的東西,如今就將它的實物帶來了,希望你喜歡。她說。

我拆開它。原來是個好大好大的煲。

真的好大煲啊。我說。

是啊,多謝你多年來的照顧。她看看我,笑了笑。

我祗好也笑了笑。

我該離去了,她說。

我們祗好說再見。

明天你會來嗎?我問。

也許,看情況吧。

她便轉過身,一下子消失於轉角處。

走到出來,外邊正下着滂沱大雨。

我抱着她的大煲,跑進雨裏。

雨細細下着

她說,車站就在不遠,我們走幾步吧。他說好。雨細細下着,陣陣輕寒。他們慢慢走着,手中都有傘,卻沒有打開的意思。終於他忍不住打開了傘,遮蓋在她頭上。她說了聲謝謝,身子便靠近過來。

他們上了車,他問她:「上哪兒去?」

「回家去嘍,下個站就到了。」她說。

「哦,是嗎?這麼快?」他說。

「我沒告訴過你我住在哪兒麼?」她笑了笑,泛起兩個淺淺的酒渦。

「沒有,」他說:「不過現在知道也不遲。」

他還想說,時間尚早,我們去喝杯東西好不好?也好在雨中多走一會?但他始終沒有說。

不久她到了,說了聲再見,轉身離去。

他望着她的背影漸行漸遠。車開了,她的影像便模糊起來。

從前

你說那夜陰陰寒寒的,你發高燒,獨自蹲在牆角,呆了許久,想給我一個電話,忽地記起我人不在,當已與家人飛越太平洋彼岸去了。你掙扎換上衣服,迷迷糊糊走了下街,雨嘩啦嘩啦下起來。你叫了輛的士,送自己到醫院去。

你說我的文章一直好好留着,還用電腦掃描了存檔,後來電腦中了毒,那檔案也沒有了,你難過了好幾天。你問我那篇文章還有嗎?我說已被我改得面目全非,正如好些東西到今時今日也面目全非一樣,你要我就給你那新版吧。你說不要新的不要,祗要當日那一篇,咬緊牙關,斬釘截鐵,然後抱怨說,還是喜歡從前老實的我,如今是太精靈也太輕浮了些。

我呵呵笑了,笑你何必如此執着,過去的由它過去,有甚麼好留戀的,歡欣也好憂愁也好,就隨風而散吧。

你說你就是要執着,說着雙手交抱在胸前,牙關咬得更緊,兩眼赫然就紅了。你說活得不痛快,早就不想活。我問你對這世上再無可戀麼,你搖搖頭說沒有,搖起了漫天徹地的秋風。杯上倒影着燈光,燈光又反映到你眼眸去。我們相對,默默無語。

然後我邀請你來我們新居,你聽着我妻說起我們的故事,繪影繪聲的,你笑得前仰後合 。記得初認識你時,你也是這麼愛笑的。一下子彷彿回到從前。午後的陽光,自窗外透進來,映得你臉上一片暈紅。我翻出照相機,說給大家拍個照吧,咔嚓咔嚓,便將你的笑靨留住。猛地我好想告訴你,我也是更喜歡從前的你,那時候你總笑得多麼開心。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文藝習作。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One Response to 碎片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