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小札(二O一六年七月九日)

近日頗恢復了些讀書的心情,一口氣讀了三本,都是好書。

陳傳席《悔晚齋臆語》,精裝本,北京中國青年出版社二O一四年一月初版。


此書有過幾種版本,我也買過不止一種,但都是未看就丟了。今回這本是最新的增訂本。那天逛新亞,沒有甚麼書,可又不好意思空手離去,看見這本,只售港幣$35元(原價人仔$49元),便順手撿了。回來翻閱,愈讀愈有興味。作者思想是有點落後,如仍然不大瞧得起女子,說女子有才有色,非寡即夭云云。但如果這是事實,男子何嘗不是,非獨女子為然。然而其他見解,例如讀古書心得,倒頗有見地。他擅中國書畫,論國畫的得失尤為獨到,如論中鋒側鋒的運用、畫的厚薄等,很有啓發性。以下是我的一段讀書小札:

荊浩為唐末山水畫大家,有《匡廬圖》存世。他為河南沁水人,墓亦葬於沁水,惜毀於文革。一九九二年,河南濟源市政府重修其墓,並請陳傳席撰《重修荊浩墓記》,刻於碑上。其中云:「山水畫古已有之,然歷代畫家,摸索其法,而皆筆墨不全,至荊浩方乃大成。世論其山水乃唐末之冠,其畫山水有筆有墨,爾後,無不以之為宗師⋯⋯荊浩乃上接晉唐,下開五代末世及其後千餘年之新面,實為千古大宗師也。」碑文以繁體字刻成,可惜未經陳傳席過目,當中錯誤不少,如將陳傳席所屬的南京師範大學誤為南京師範學院;又如「范寬」誤刻「範寬」,「獨創」誤作「觸創」,未免太過馬虎,貽笑世人。


黃裳《紙上蹁躚》,精裝本,上海書店二O一二年七月初版。


黃裳是戲迷,這是他寫的京劇故事,其實也可當小說讀。黃是散文大家,他寫的小說原來也十分好看。此書最初出的是英譯本,題為《Tales from Beijing Opera》,內有高馬得畫的四十八幅彩色插圖,一九八五年由新世紀出版社出版,二OO六年美國Better Link Press亦曾重版。中文版名為《彩色的花雨》,一九八八年由上海三聯書店出版。這上海書店的是個新版,將英文版的插圖也收進去,更賞心悅目,書名也作了更改。

關子尹《教我心醉‧教我心碎》,臺灣漫遊者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二OO七年六月二版一版。


此書初版其實是非賣本,因此這個「二版一刷」就是公開本的初版。我買它回來久矣,遲遲沒有看,不過知道是好書,所以幾番搬遷,仍留在身邊。近日因找另一本書,卻在書架上跌出這本,合該有緣。翻了數頁,便放不下,不覺讀了一章又一章,幾回忍不住放下書本去抹眼淚。這實在是至情之作,讀後令人格外珍惜身邊的人。想起大陸一個自稱是哲家學的周某,也寫過本悼念夭折女兒的書,其矯情令人作嘔。但周某那書似乎大賣,可知該國度的讀書人是甚麼水準了。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讀書雜記.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