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瀑:偏偏一想起天安門

剛剛收到千瀑(黃廣基)兄的詩集,當中有收錄我念念不忘的〈詩贈采文〉,還有寫於一九九一年五月的這一首,恰好應景,事過境未遷:

〈偏偏一想起天安門〉

偏偏一想起天安門
這條唐人街就顯得
出奇的冷清與寒酸
那曾經舉臂握拳喊口號的人和人呢
我來不及盤算
一尾冰過的石斑值多少錢
星期六呵原本就是例行的柴米油鹽
像早上起來小便漱口煮咖啡
說些閒話聊聊天
應當如此本來就是不新鮮
自從戰爭結束胡辛灰頭土臉
人們出神的議論神經質的
看着道瓊指數直叩三千點
繋獄的如常繋獄
判刑的已經判刑
誰會多事記住這一天
那使人既着急又羞愧的六四
管它一百年多還是三千多
沒錯,清清楚楚
「找回三塊六毫四」
既然收銀小姐堆上好生意的微笑
我又何必掃興
記掛着模糊的頭顱
想着熒光幕上
一灘已涼的死血

廣告
本篇發表於 讀書雜記。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