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童報》有受資助嗎?

司徒華在《大江東去》(香港牛津大學出版社二O一一年)中說,一九四七年他就讀於油麻地官立學校,中文科老師衛寶欽推薦他看有左派背景的青少年月刊《學生文叢》。一九四九年一月,《學生文叢》籌組讀者會「學叢之友」,他也有份參與。同年九月,他經廖一源(後叫廖一原)介紹,加入新民主主義青年團(即共產主義青年團前身),成為中共組織一員。

《學生文叢》不久停刊,「學叢之友」讀者會改名為「學友中西舞蹈研究社」,繼續活動。司徒華是四個註冊人之一,曾出任副總幹事。一九七五年,「學友中西舞蹈研究社」改名為「學友社」。

由此可見,「學友中西舞蹈研究社」或「學友社」原是中共的外圍組織。

司徒華進《兒童報》,正是受該社他的上級歐陽成潮所指派。

他說:「《兒童報》其中一個資金來源,是左派的集友銀行。當年,恆生銀行搞兒童儲蓄有聲有色,集友銀行跟風,請劉惠瓊當儲蓄部主任,憑着她的名氣,吸引小朋友友到該行開戶,後來又資助她辦報。」

又說:「劉惠瓊的弟弟劉國雄也是左派人士,後來成為『紅校』中業中學的校長。劉國雄的太太亦於培僑畢業,在《兒童報》當會計。歐陽成潮的太太梁自勵是《兒童報》的出納……」

翻查資料,六七暴動時,左派「港九各界同胞反對港英迫害鬥爭委員會」的名單中有個劉國雄,他是重生夜中學副校長,可能此劉即彼劉。而無論中業中學、重生夜中學還是培僑中學,都是「紅校」。再補充一點,中途加入《兒童報》的何紫,也是培僑畢業的。

劉惠瓊二O一一年八月接受馬輝洪訪問時,否認《兒童報》由集友銀行資助,說創辦時資金是親友拼湊起來的,其後得到一位來自大馬的林太幫助,《兒童報》才得經營下去,並擴充辦公室。

不過,她也承認收過集友銀行一枝人蔘,她又擔任過該行的兒童儲蓄部主任。她覺得「既然不用每天上班,又可以增加收入」,她「就樂得掛上這個虛銜」。但有時候,集友銀行有甚麼推廣活動,她亦會參加。例如一九六一年七月有個「家庭幸福運動」,她就代表集友銀行,在電台主講「兒童儲蓄」。此外集友銀行也有訂《兒童報》,免費送給儲蓄戶。

司徒華當初進《兒童報》,是向郭小葵報到的。她是劉惠瓊的親妹,抗戰期間送了給人寄養,故而改了姓郭。司徒華因不滿歐陽成潮對他「親疏有別」和「功利主義」,又不讓他入黨,於是到澳門越級向港澳工委高層申訴。回來後,郭小葵和歐陽成潮卻告訴他,《兒童報》要結束了,不用再上班了。

多年後,郭小葵移民澳洲,司徒華寫信問她:「我請假一周去澳門,回來後你們突然說停刊,甚麼原因也沒有解釋,是否太薄情呢?」

郭的回答是:「共產黨就是這樣,你有利用價值就『呼之即來』,沒有利用價值就『揮之即去』,這有何奇怪?」


刊《華僑日報》一九六一年七月十一日(謝謝Linda Pun提供資料)
廣告
本篇發表於 讀書雜記。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