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何紫

何紫,原名何松柏,又名何柏。據山邊社的簡介,說他:「一九三八年陰曆十月初十誕生於澳門,兩個月後隨母親赴香港。不久,香港陷日,父親病逝。」但他在《童年的我》(香港山邊社一九八五年十一月)中卻說,他是三歲時,即一九四一年來香港。同年十二月,日軍攻佔香港,他父親一天在街上被日軍拉去打了毒針,回來沒多久就去世。

山邊社的簡介還說:「戰事結束時七歲,在香港讀小學、中學。一九五九年高中畢業後任教師三年,再轉任《兒童報》編輯六年,並先後任《華僑日報》副刊編輯、《幸福畫報》特約撰稿人。」

何紫的女兒何紫薇也說他:「一九五九年畢業後在母校培僑中學任教三年,改投《兒童報》,擔任六年編輯……」

《兒童報》週刊是劉惠瓊一九六O年二月二十七日創辦的,那是香港首份彩色印刷的兒童刊物。她曾回憶說,司徒華由第三期起任總編,在一九六三、六四年辭職,然後何紫經介紹到《兒童報》當編輯。但《兒童報》在一九六六年九月停刊,相信何紫沒有在該報社待了六年之久。

劉惠瓊又說,《兒童報》結束前已遷到北角海港道北角新邨,結束後何紫與發行部一位叫何叔的都希望接手那辦公室。恰巧西邊街又有舖位出租,他們兩個都有興趣。結果是何紫要了西邊街的舖位,何叔則接手海港道的辦公室。

再看看山邊社的簡介,說何紫「一九七一年辦兒童圖書公司,一九八一年創辦山邊社,出版普及讀物。」

而這兒童圖書公司的地址,正是「海港道十六號地下」,見於《四十兒童小說集》版權頁。此書由香港海外出版社一九七五年六月初版,香港兒童圖書公司發行;海外出版社的則在鰂魚涌濱海街四十號。

何紫寫過一篇〈從海邊到山邊〉,發表於一九八九年一月十五日的《陽光之家》,說:「七十年代初,我曾與友人在北角新邨面海的一間店子裏經營圖書公司,直至一九七五年,始從北角遷到香港般含道。這地方位於半山區,這樣,從海邊遷到山邊了。」

他提及的「友人」,不知是否何叔?

「由海邊到山邊」並非「山邊」得名的由來,「山邊」原是英文「Sunbean」的譯音。先辦門市,叫山邊公司,到一九八一年才辦出版社,即山邊社。山邊公司或山邊社該沒有租用過西邊街的鋪位,恐怕是劉惠瓊記錯了。

在般含道的山邊公司,除了賣書,賣報刊,也賣文具。它的對面,是列提頓道,聖士提反女校座落於此,乃蕭紅埋骨之地。女校旁邊有個城西公園,那時我在附近上中學,家居正在山腳下,每逢考試時節,我便於凌晨四、五點摸到城西公園,趁着路燈溫習,一時蟲鳴、草香襲來,分覺醒神。我也不時會到山邊公司看看,有個笑嘻嘻的胖叔叔,明知他就是何紫,彼時膽小,沒有跟他攀談,更不敢拿書給他簽名。

他用過的筆名不少,如松柏、稚心、何稚心、何稚森、葉芷等。最為人所知的自然是何紫。這個筆名的由來,有兩種說法。一是他鍾情揚子江,便用「何子」作筆名,卻被編輯改成「何紫」,理由是給孩子寫東西,用個女性化的名字較好。另一是說是紫者,此絲也。他故鄉順德水藤鄉,盛產蠶絲,於是此絲所繫,除了親情、友情,還包含鄉情呢。

他生於一九三八年陰曆十月初十即當年陽曆十二月一日,一九九一年十一月三日病逝香港。

廣告
本篇發表於 讀書雜記, 何紫。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