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商務版《徐志摩全集》出版始末


徐志摩一九三一年因乘坐的飛機失事,不幸罹難。他的學生趙家璧時任上海良友圖書公司的文學編輯,想替他編一套全集。趙跟他的遺孀陸小曼商量,陸大力贊成,還發信給各地好友,徵集他的書信,好編進全集。經過多番努力,到一九三六年,全集的文稿總算初步編成。

誰知那年十月,胡適到了上海,覺得那全集與其交由良友辦,不如交商務辦。那時陸小曼候經濟頗為拮据,商務並願意給她預支一筆版稅,以解燃眉之急。陸不得已,請求趙家璧將全集文稿交給商務。趙不服氣,去找胡適評理。胡笑瞇瞇安慰趙,說全集不在良友出版,不是壞事。胡答應讓良友給自己出一本書,算是補償。一九三六年,良友就替胡出版了《南遊雜憶》。當年胡的書都是由新月出的,這是唯一例外。

全集文稿移交商務不久,上海發生「八一三」事變,抗戰爆發,良友宣告破產。商務先是遷去香港,後去重慶。全集文稿也就留了在香港,中共統一全國後,才調回上海。上海商務將文稿整理、編校,打成了紙型,準備用《志摩遺集》名義出版,但其時中共的出版政策有變,《遺集》胎死腹中。該書的八冊清樣和十包紙型,最後退回給陸小曼。

陸一九六五年病逝上海,遺囑把清樣和紙型交徐志摩表妹夫陳從周保管。陳在一九六六年春,感到山雨欲來,將清樣捐贈給北京圖書館,紙型則轉交徐志摩的堂弟媳馮婉珍。他原計劃到北京與俞平伯、何其芳商量,再把紙型交給文學研究所。可是第二年文革一來,徐家遭受衝擊,紙型都被抄去。

文革過後,徐家四出追尋那紙型的下落,最後十包只找回了九包。北京商務聞訊,派人到徐家鑒定,發覺紙型保存良好,可以付梓,徵得徐家同意,便取回紙型。

一九八二年恰值商務建館八十五周年,香港分館從檔案中知道有一套《志摩全集》已打好紙型,後來又不見了,打聽之下,得知北京商務已經找回。經蹉商後,由上海聯絡處領回紙型,直接轉交香港。香港分館同時借出藏於北京圖書館的清樣,跟紙型校對、補充,編訂成五卷本,分別是卷一《詩集》、卷二《小說集》、卷三《散文集(甲、乙編)》、卷四《散文集(丙、丁編)》、卷五《戲劇集和書信集》,終於在一九八三年十月,更名為《徐志摩全集》出版。書前有沈從文、陳從周和趙家璧的序。趙家璧在序中除了回憶舊事,也不禁感嘆,幸好良友將書稿交給了商務,否則恐怕從此湮沒。當年上海商務為文稿打紙型時,有好些敏感人物的名字留了方框,今回趙幫忙把人名恢復了,但還有好些無法記起,只好一仍其舊。

《全集》出版之後,商務續邀得陸耀東、胡從經作主編,陳從周、趙家璧、徐承烈作審校,於一九九三年七月又出版了四卷本的《徐志摩全集補編》,即卷一《詩集》、卷二《小說‧戲劇集》、卷三《散文集》和卷四《日記‧書信集》,據聞本打算將《府中日記》及《留美日記》收入補編中,不知何故,未能如願。不過,歷經逾半世紀,徐志摩全集於此總算粗具規模了。

廣告
本篇發表於 讀書雜記, 購書瑣記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