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小札──鍾曉陽、蔡炎培

鍾曉陽寫專欄

 


鍾曉陽最近接受訪問,說她1997年出版了詩集《槁木死灰集》,不久因陪伴患病的妹妹而停筆;妹妹去世後,她就再沒有寫作的欲望。直至2007年,機緣巧合,《明報》副刊《世紀版》編輯馬家輝向她邀稿,馬花了很多氣力說服了她,她才有重新寫作的念頭。

她在《明報》寫的稿我恰好有剪存,那專欄叫《租界·細胞手記》,第一篇刊於2007年9月3日,同日在《世紀版》還有鍾玲玲對她的訪問。可惜這專欄只寫了12篇,到9月15日之後就無以為繼。

鍾曉陽遺珠


鍾曉陽八十年代不時投稿到港台各大報刊(香港報刊如《大拇指》周刊、《香港時報》、《當代文藝》、《時代青年》都見過她的作品),好些未及收錄進單行本。像這篇《殷紅的房間》刊於1982年9月出版的《當代文藝》復刊特大號,當屬遺珠。她在復刊的《當文》該還登過幾篇東西。有一篇之前曾用筆名鍾殘醉投來,我看了覺得不錯,在稿端寫了「可用」推薦給主編徐速。徐先生卻覺得內容老套,黜落了。徐先生去世後,黃南翔找到這篇,用鍾曉陽名字發表於復刊後的《當文》,並加了按語,說徐先生曾批了「可用」,不知何故沒有刊出。這篇記得是寫一個大賊故事,《遺恨傳奇》也是寫大賊故事的,不知兩者可有關連?《殷紅的房間》說的不是大賊故事,大賊故事那篇當刊於以後的《當文》,可惜仍未找到(我請書友翻過1982年10至12月、1983年2月至8月的,都不見有,莫非刊於1983年1月?),不然對照一下,會很有趣。

〈曉鏡〉與〈雪後的驛道〉


蔡炎培寫過〈曉鏡──寄李商隱〉一詩,以筆名林筑發表於《當代文藝》1967年8月號,引發連番筆戰。《當代文藝》1979年4月停刊,其主編徐速1981年8月去世。1982年9月,《當代文藝》復刊,編輯是「當代文藝編委會」,主事者乃黃南翔。這期刊有蔡炎培的〈雪後的驛道〉,正是〈曉鏡〉。這詩不知後來有沒有收錄在集子中?

廣告
本篇發表於 讀書雜記 並標籤為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